当前位置:首页 > 仙侠武侠 > 仙官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激怒

第二百七十九章 激怒

作品:仙官 作者:随轻风去 分类:仙侠武侠 字数:3225 更新时间:2020-05-24 00:16

宇文经一路上跟着叶行远,早已准备了无数后招,要对付这位他心目中的文教大敌。听说叶行远在定河之上擒获黑鱼精,交由长庆县明正典刑之后,他第一时间赶赴定河龙宫,又转道太兴湖,抢着时间赶在叶行远之前。

黑鱼精害民杀官,理当一杀,叶行远行事无差错,宇文经也毫无异议。但这终究是得罪了定河龙王,以宇文经的智慧,当然不想错过除掉叶行远的机会。

太兴君一张红脸膛,双目如火,身披黄金甲,脾气极为暴躁,但对宇文经倒似乎甚为客气。听他开口,便熄了怒火,笑道:“宇文先生神机妙算,可有教我?”

宇文经淡然道:“叶行远诛杀水族,其罪非小,然则他有官爵在身,龙宫亦不可轻取其性命,否则会引起朝廷围剿,天条惩罚。”

他干脆不提诛杀黑鱼精鳌狂的实际上是长庆县,黑锅统统往叶行远头上推,是为了更激怒头脑简单的太兴君。

果然太兴君愤愤道:“若他不是个官儿,我早就化为龙形,一口将他吞了,还啰嗦什么?只他有官职在身,我们龙宫便忍气吞声不成?”

以太兴君的身份地位,在定河龙王的势力范围之内,吞吃几个平民根本就不算事,哪怕如黑鱼精害死的九品巡检等人,朝廷和天庭也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但叶行远身份不同,他毕竟是这一届新进士魁首,他要是意外而死,朝廷想不管都不行,必须要给出个交待。

所以王泥鳅这种大盗都很聪明,一推二六五的拒绝了杀叶行远的生意,就算当时有人能将此事压下去,他也害怕秋后算账。

想要除掉叶行远,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。宇文经早就了解到这一点,而这世上最能付得起代价的。非龙族莫属。

他微微笑道:“吾少年擅相,偶作卜算,叶行远之命格,本来就与龙族相克。太兴君可知他方才是童生之时。便与汉江龙宫有过冲突,让汉江龙王吃了个闷亏?”

太兴君一怔道:“你不说我倒忘了,这叶行远当年还盗窃我水族至宝转轮珠,汉江龙宫怎么没把他宰了?他如今又惹上定河,难道真是与龙族相克不成?”

当初汉江龙宫转轮珠之事闹得沸沸扬扬。人尽皆知,太兴君虽然远在北方,但同为龙族自然知晓。后来是叶行远在官府调停之下,赔偿汉江龙宫一件宝物了事,但或许有宝物能够替代转轮珠的作用,龙宫的颜面又该何存?

“不止是转轮珠,听说龙孙小宝为其戕害,差点就误入歧途,龙女丁如意亦为其所迫,身受重伤。至今还未恢复。”宇文经要对付叶行远,对当日情形也调查得清清楚楚,心中骇然之余,更对叶行远动了杀机。

当初一介童生的时候,叶行远就有本事大闹龙宫,无人能制。如今他以状元之姿傲然走上朝堂,又有谁能够阻他?

太兴君大怒,“真是欺人太甚!怪不得在定河上他毫不犹豫便敢擒下鳌狂,真以为我们龙宫是好欺负的!”

他连汉江龙王都恨上了,只觉得他们软弱可欺。才会让叶行远得寸进尺。要是他为汉江之主,自己的孙子孙女儿受了这种欺负,拼着降级受罚,也得将叶行远撕成碎片!

但现在叶行远只是除妖。于情于理,并无杀他的道理。太兴君如果敢出手,犯下屠杀进士之罪,那可不是降级受罚能解决的,而是得斩龙台上走一趟的问题。

宇文经察言观色,看得出太兴君色厉内荏。便笑道:“何必动气,叶行远行事谨慎,自然不会再留下把柄。但他与龙宫这仇是结得大了,太兴君要对付他,自然有别的办法。”

说话间,叶行远和陆十一娘已经随着夜叉进入龙宫。叶行远穿过大殿,见太兴君形貌威武,身边却有一个中年人陪坐,也觉得有些意外。

太兴君见他进来,鼻子里冷哼一声,却不能失了礼数,勉为其难从椅子上站起来迎道:“叶状元来了?且坐。”

叶行远微一拱手道:“见过太兴君。久闻龙宫奢华,原以为只是指四海之地,不想这湖底亦是神仙景致,令人赞叹。”

世上人都说龙宫最富,果不其然,就算太兴湖算不上什么大湖,但太兴君所居之地,仍然是珠光宝气妙不可言。叶行远进宫好几次,单以奢华而论,竟然还比之不及这湖底的水晶宫。

这也看得出龙宫到底积累了多少民脂民膏,叶行远心中不屑,语中就带了几分讥讽之意。

太兴君当然完全是听不出来的,他只以为是叶行远在夸他,不禁有些沾沾自喜,矜持道:“太兴湖虽然贫瘠,不过论起这龙宫来么,虽逊色于定河,但比之其它湖河之地,却也不差多少了。”